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自慰母亲
自慰母亲

自慰母亲

张雪在春天的时候搬回了梨花镇。还带着她的儿子田宇。她老公早就已经过世了,他在世的时候,是一个知名的医生。

  张雪也是医生,一个比老公田伯光更厉害的医生,中医和西医都是非常的精通,尤其是疑难杂症,更是不在话下。

  可是老公不在了,原来的那所医院也无法挽留住张雪,於是她带着孩子和老公留下的遗产回到了老家,在老同学文君的帮助下,办起了诊所。

  生意还是很不错的。日子也过的很快。

  冬天的某一天。

  妈妈,我回来了。每天田宇放学回家进门的时候都会喊一声,然后自己背着书包上楼,他在学校只有一俩个朋友,所以每天都很准时.

  田宇已经十七了,却一直还是长不大,只有不到一米四的身高,虽然长的面容清秀,可是因为身高的问题,这孩子很是自卑,甚至有些自闭. 也不太喜欢上学,没事总是喜欢在家里上网.

  张雪偶尔也会用田宇的电脑上网,偶尔也会疯狂一下,浏览一些限制级的网站。虽然她感觉自己隐藏的很好,可是如果张雪看到田宇上的网站,她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孩子经常浏览的,是色情网站,而且还是自己曾将浏览过的比较深度色情的网站。

  虽然张雪偶尔也喜欢看看。也想探究一下其中的乐趣,不过,母子二人都不知道对方在坐着同样的事情。

  直到夏天的一个傍晚。田宇放学回家后吃了晚饭,在房间里写了作业,因为天气闷热的关系,他走到客厅坐在空调底下的沙发上凉快一会,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平时的这个时候已经进入梦乡了,可是今天他却睡不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天热的原因还是因为其他的……张雪的房间距离客厅很远,需要经过一条走廊,田宇感觉到空调吹的自己有些冷的时候,就准备去睡觉了,当他习惯性的在睡前去卫生间尿尿的时候却发现妈妈的门透出一丝光亮,已经是快要到10点的时候了,怎么还不睡觉呢?田宇轻轻的走了过去,透过门缝想要看看究竟……张雪算计着时间,今天不是周末,田宇通常会在10点的时候准时进入了梦乡,超过十点,这个孩子就算是外面打雷也不会知道,现在还没有到十点了。而田宇每天在睡觉之前都会去一次洗手间.Ok.这样就好。

  她把自己的房门微微的欠开一个缝隙,这样,房间里面的一切都会从缝隙看的清清楚楚。

  她脱光了衣服,心里带着一种异样的悸动打开电脑,打开了自己经常进入的网站。浏览着里面最新的帖子。一篇名为超级容量的女子的帖子吸引了她,张雪轻轻的打开了那个帖子,而自己却喜欢在浏览网站的时候把自己脱的光光的同时还喜欢叉开双腿跪在椅子上。

  网页很快的打开了,却只有一副图片,是一个皮肤白皙的亚洲女人叉开大腿躺在床上,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小穴上面。下面的图都是叉。

  张雪把左手放在自己的胯间,右手点了一下刷新,耐心的等着页面的重新载入。很快,图片全都出来了。

  张雪慢慢的看着,前几张还算普通,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直到看到第十张之后,张雪才慢慢的发现,这个女的竟然很像自己,虽然模样有些出入,但是总有八分神似,尤其是那一双眼睛。

  突然张雪有些感慨,自己已经三十多了,而图片上的女人顶多十七八而已。

  接着,张雪看到了想看的东西,图上的女人用手指扒开了自己的小穴,露出里面粉嫩的肉壁,以及已近勃起的阴蒂,接着,整个手并拢成锥子的样子定在的穴口,接着的一张就是手指已经插入了穴里,只有半个手掌还在外面,再接着是整个手掌,露在外面只剩下她的手腕了,张雪一阵惊呼,因为她看到了照片上女人一脸满足的样子。

  再往下看,这女人跪在床上叉开双腿,就好像张雪现在的姿势一样,把穴和屁眼都暴露在后面,她的手仍旧插在穴里面,张雪甚至能看到润滑的油脂从阴唇上凝聚成大大的一滴,似乎一动就会滴落的样子。

  张雪也把手模仿这女人的样子顶在自己的穴口,感受着自己的穴中流出的液体,然后也慢慢的向里面插入。

  也许是很多天没有这么做了,当她把手指都插进去的时候,发现手掌最宽大的地方已经遇到了阻碍,想要在进入已经有些困难. 她把手抽了出来,光着屁股跳到地上,从电脑桌下的柜子里面拿出来一罐医用的凡士林,打开罐子用手抠了一些抹在穴口和手上,然后又跪在椅子上继续浏览网页。

  当看到图片上的女人把手插入屁眼的时候,张雪也已经顺利的把手插入了自己的小穴。

  她轻声的呻吟着,一边释放着自己的激情,一边有害怕被孩子听到这可怕的声音。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田宇现在已经就站在门口了,在去卫生间的时候他就发现母亲的房门没有关好,明亮的灯光从那里面照射出来,就好像在吸引着他一样,尿了尿,他轻轻的走到房门口,想看看平时一本正经的母亲在睡觉前都会做些什么.

  在几年前,田宇被一道数学题困扰了很久,问题是爸爸的年纪是某个数字,孩子的年纪是某个数字,几年后,爸爸的年纪是孩子年纪的3 倍。田宇算出来,然后又想到如果用妈妈的年纪来算呢。结果是妈妈只比自己大了16岁. 田宇那个时候当然不理解,可是不代表现在不理解。33岁的妈妈为什么那么小就生下自己呢?

  趴在门口,田宇呼吸急促的看着张雪表演的画面,藉着昏暗的灯光,他看到母亲的手掌在那片白色中进进出出,隐隐约约的能听到她压抑的呻吟声。同时,他也看到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有一层亮晶晶的东西。他不知道,那是凡士林反光。

  这一夜,田宇面对着同样的网页同样的图片自己弄了两次,胯下壮硕的傢伙却依然挺立。在第二次之后,田宇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田宇这一睡可睡过了头,张雪弄好了早餐都已经凉了他还没有醒过来,张雪看看客厅墙上的钟,上学的时间快要到了。她急忙去喊田宇。

  田宇因为昨夜兴奋的过渡,房门根本就没有关,而是大开着,薄薄的毯子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张雪一脚迈进门口就发现儿子上身穿着背心下身却光着,一条直挺挺的肉棒就好像骑士的长枪一般挺立着,前端紫色的蘑菇头足有小孩的拳头大小,那长枪甚至快有自己的小臂长了,而桌子上面的电脑里面赫然正是自己昨夜浏览的网页,那个和自己酷似的面容正朝着自己微笑着。

  张雪看了一个面红耳赤,竟然发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於是急忙又退出了儿子的房间,走回了客厅然后再客厅里面大声喊着田宇。

  田宇被张雪的喊声惊醒了,发现自己昨夜睡的过了,连电脑都没有关闭. 不过听着妈妈的喊声,应该是在客厅,还好,没有被发现.

  早餐在无声中完毕。田宇上学去了,矮矮的身子背起瘪瘪的书包。蹒跚着坐上了公汽。

  张雪收拾好了餐具,才发觉自己的胯下竟然湿淋淋的一片,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想要被弄的冲动。在想想刚才看到的,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否会得到。

  她来到田宇的房间打开了田宇的电脑. 没有密码,直接进入了桌面,然后打开了QQ,上面保留着一个QQ号码,应该就是田宇的了。

  田宇正处於叛逆时期,对於张雪加他QQ的询问,根本就没有回答。张雪也不知道他的QQ. 而现在,找到了。

  张雪微笑着把QQ记录了下来,然后又浏览了一遍田宇上网的记录,让她吃惊的是,田宇浏览的页面不但有昨夜自己浏览的,还有更加让自己吃惊的东西。

  不但有图,张雪还在硬盘里面找到了一个文件夹,那里有数十部电影,全部都是扩张等变态的视频,张雪有些害怕了。

  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田宇,该如何教导他去接触这样的东西。终於楼下的门铃叫醒了张雪,她急忙关了电脑,在卫生间里随便找了一条毛巾擦了擦自己的阴部,然后到楼下开始了自己忙碌的一天。

  田宇放学后直接回到了家,在卫生间里洗了把脸,在拿起毛巾擦脸的时候,突然发现在毛巾上有几根卷曲的毛发,不是很长,但是很柔软,不像是头发的样子,他一阵兴奋,小心翼翼的把那几根毛发收拾起来拿到了自己的房间.

  吃过晚饭,两个人都各自回到了自己房间,张雪打开电脑,重新申请了一个QQ,想了半天,终於取了一个名字,虐恋熟女。然后开始加田宇的QQ. 田宇也在线,因为明天是周末,母亲允许自己上一夜的网.

  QQ有好友添加的消息,田宇打开一看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很迅速的加了。

  而张雪在接收到被添加的消息后又开始矛盾了。

  就在这个时候,田宇的消息发了过来,很自白的一句:「你是熟女么?」张雪回答是的。

  田宇:「有多么熟?」

  张雪:「很熟。」

  田宇:「那为什么是虐恋呢?」

  张雪发了个笑脸,然后说:「你应该懂哇。」

  田宇打了哈哈两个字,然后问:「可以视频么?」张雪:「嗯,但是不可以语音。」田宇:「我懂的。」打完字,田宇就点击了视频聊天的按钮.

  对方接受了,视频一下子就出现了。

  房间很暗,看不清她身后的东西,不过可以肯定,她是在卧室里面,没有照到脸,只是用镜头对着那双带着乳罩的乳房,乳沟很深啊。也应该很白。

  田宇感觉自己的鼻子几乎要留出鼻血了。

  「熟女,你的乳房很大啊。」

  对方回覆:「是吗。」。打完字后,还故意的用手托起乳房摇晃了两下,这两下摇晃的田宇胯下的巨物腾地一下就立正了。

  田宇:「可以让我看看么. 」

  对方没有回答,似乎在思考,等了半分钟后,田宇看见她双手伸到了背后,然后乳罩就解开了,一对硕大而又白皙的乳房就出现在视频当中。

  田宇脱掉了内裤,巨大的傢伙裸露在空气中,他一手拿着鼠标不停地截图,一手在傢伙上不停地套弄。

  虐恋熟女:「你多大了。」

  田宇:「16了。」

  虐恋熟女:「这么小。」

  田宇:「我的傢伙可不小。」说完,他就把视频对准了自己的大傢伙,那玩意这个时候正在暴怒的时候,青筋都在跳动。

  虐恋熟女打过来一连窜的点点点.

  田宇:「我也想看看你的。」

  熟女没有打字也没有动作,过了好一会,才发过来消息:「我想看比较刺激的东西。」田宇立刻回答:「没问题. 」然后在电脑里挑选了几张普通的图片发过去。

  过了半天,那对乳房才晃动了几下,然后消息发了过来:「不刺激。」田宇蒙了,她想干嘛?又找了几张发过去得到的回答还是这样。

  田宇发怒了,翻出了几张自己珍藏的比较特别的图片发了过去,然后就看到视频里那对乳房一颤,接着,就看到熟女一弯腰,接着站了起来。我靠,还是白虎,田宇惊叫起来,视频里面的人已经赤裸了,雪白的乳房,浑圆的屁股,修长的大腿,尤其吸引人的地方,是那里,白白的,阴影下看不到有几根毛,现在因为并拢大腿的缘故,看不到小穴,但是看看前面就已经让田宇几乎射将出来了。

  田宇大口喘着粗气,怀着忐忑的心情打上了几个字:「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脸吗?」我可不希望这样好的身材,却是一个丑八怪。

  半晌,对面没有回应,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接着,她转了身,扭动着白色的屁股走了出去,田宇眼看着那团白色的肉在门口一闪,然后消失了。

  刚刚还在挺立的傢伙,软了。田宇重重的靠在椅子上,关闭了视频. 就在田宇关闭了视频的同时,他听到了门响的声音。门开了。不会是别人,一定是母亲过来了,还光着屁股的田宇第一反应就是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大肉棒,扭头一看,却吃了一惊.

  张雪一只手扶着房门,一只手把着门框,在明亮的灯光下,田宇一眼就看到了那只有稀疏几根毛发的阴阜,他大张着嘴巴,就这样看着张雪,张雪微笑着看着田宇,轻轻的说道:「你看吧,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妈……妈妈……」田宇平时灵巧的舌头现在似乎被缠上了绳子,只是重複

  着这几个音节。

  张雪缓缓地走到田宇的跟前,「害羞么,你不是很想看我么. 」田宇看着张雪硕大的乳房,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可是一只手却已经伸了出来,重重的捏住了那团白色的肉团,张雪高亢的嗯了一声,用手抓住那只抚摸着自己胸膛的小手,用力的揉搓着,另一只手也快速的摸向了自己的小穴,那里已经潮湿一片了。

  没有任何的解释,母子二人就好像已经有了默契一样翻滚到了床上,嘴唇贴上了嘴唇,肉体贴上了肉体.

  田宇哆哆嗦嗦的寻找着进入的洞口,而张雪则一把抓住了田宇昂阳的巨根,小穴已经变成了一条溪谷,里面的水流源源不断的流淌到像嘴一样一张一合的屁眼上,然后流淌到身下的床单上,张雪已经不知道这些了,她只希望那只巨大的肉棒插入自己的穴,满足自己的飢渴,她长而肥大的阴唇就好像两根膨胀的肉肠一般两边张开着,那昨夜还曾经插入过自己手掌的穴口此刻大张着等待着进入。

  终於,随着扑的一声,张雪大张着嘴巴,双眼一阵的迷离,感受着巨根的插入,而田宇随着自己的进入而开始了野蛮的抽送,扑哧的声音进入了两个人的耳朵,刺激的两个人更加的癫狂。

  张雪抱着田宇一翻身把田宇压在身体下面,然后骑在了他的腰间,雪白的臀瓣不住的上下颠簸,强烈的刺激让她的尿道肌肉也开始松弛,一股股腥臊的尿液随着她重重的落下自她的尿道喷射出来,田宇的手也没有闲着,一面疯狂的揉搓着她乳房,一面用指头用力的揪起她已经变成了紫色而坚硬的乳头.

  张雪不住的坐下不住的扭动屁股,同时又伸手抠挖着自己的屁眼,在她已经麻木的神经下,屁眼也被她抠挖成了一个小洞,就在这个时候,田宇猛的向上挺了几下,粗壮的肉棒深深地插入之后屁股一阵抖动身体一下下的痉挛,火热的浓烈的精液喷入了张雪的穴内。

  田宇似乎非常愧疚,一脸的不好意思,看着骑在自己腰间的母亲说道:「我坚持不住了。」张雪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却被儿子无情的打断,欲火焚身的她用穴肉紧紧地夹住儿子的肉茎,低声说:「没有关系的,我们还可以再来,可以么. 」当看到儿子肯定的点头后,她转身趴在了儿子的身上,肥而白的屁股冲着儿子的脸颊,而自己则一口含住了还满带着自己的尿水,骚水和精液的肉棒,她不停地吮吸着,发出啧啧的声音,屁股也随着不停地扭动着,似乎在诱惑着田宇来品嚐那蜜户中流淌出来的汁液。

  田宇被诱惑了。

  那曾经在电脑上看过千百遍的东西如今真实的呈现在面前,让他有些紧张而激动,这可是可以摸得到的啊。

  田宇用手指扒开两片阴唇,仔细的观察着母亲的阴户。

  那里的皮肤是一片粉白,应为兴奋的原因,现在散发出血红的颜色,整个阴户似乎要比自己在电脑上看到的要长一些,甚至比那些西方人的还要长,如果说别的女人的阴道长度是3 釐米的话,那么这里的阴唇应该达到了4 釐米,几乎是别的女人的一倍,从屁眼开始不到一釐米的地方就开始分开了,蔓延向上,显得宽大而绵长,那阴阜上面只有稀疏的一点毛发,卷曲而长,非常的黑而且亮。

  阴唇因为刚才的激烈碰撞,现在已经像两片涮羊肉一般贴在两边,洞口上面是一粒花生米大小的肉粒,还处在充血的状态,红肿而晶莹,花生粒下面是一团嫩肉,粉红色的肉上面有一个细小的洞口,尿液还在那里淋漓不净的滴落,混合着从洞口流淌出来的白浊的液体一起掉落在田宇的下巴上……清晨,张雪先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儿子的脸颊,他还在熟睡。睡着的田宇是那么的可爱,她侧过头轻轻在他的脸上亲吻了一下,接着,她坐了起来,这时发现自己的手里还握着他翘起的肉棒,想起昨夜冲动后的作为,张雪感觉到一阵羞涩,脸上不自觉的呈现出如滴血般的颜色。

  她低头看着田宇熟睡中的脸庞,竟然如痴了一样,他多像他的父亲啊。那个曾经给了自己那么多快乐的男人,同时也将自己引向了一个自己从未想过的世界的男人。而现在,他的儿子将会继承他所想,给予自己更多的快乐,将曾经未曾走过的路,走下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