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不用干活的夜班
不用干活的夜班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都市激情
不用干活的夜班 夜半,还有太多行业是无法休息的:KTV.夜店.加油站艺迎在曾经是一家独大的直营加油站上大夜班,虽然这站规模挺大的,可是到了淩晨2.3点喧嚣的车潮还是只剩三三两两,艺迎特爱上大夜班一来锺点费比较高,二来这一班只有她一个女的其它3个都是男孩子,她喜欢这种众星拱月的优越感,况且玩过头的她早知道怎幺装无辜扮可爱让男孩子当她的僕人,所以上班期间都是那3个男孩在作事她几乎都只负责站收银机!

  站得脚酸,艺迎习惯性又躲进厕所摸鱼,只是她前脚才踏进去后头程锡凯马上就闯进来把艺迎来不及锁上的门打开–程锡凯手脚快速地将门锁好,随后由艺迎背后将她搂进自己怀里,他的大手贪婪地隔着制服搓揉艺迎拢高的胸部,其实艺迎的胸部只能算是正常罩杯B+吧,不过她胸型不错够集中乳尖微翘是俗称的水滴型.

  艺迎往后靠让身子完全贴着程锡凯,她享受着程锡凯双手在自己奶子上的挑逗,她听到程锡凯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她感觉出程锡凯下体勃起的阳具摩擦自己的股沟[艺迎,先打一炮好不好?]程锡凯已经把手伸进艺迎上衣里.

  [好讨厌喔,你!]嘴里虽骂着,可是艺迎心里可一点都没生气,反而转头吻住程锡凯的唇.

  受到鼓励的程锡凯,马上把握时间动手将艺迎与自己的裤子褪下,手指立刻搓揉着艺迎敏感的阴蒂惹得艺迎发出呻吟:[嗯,色狼,怎幺摸人家那里啊!]

  [不然要摸哪里啊,这里吗?]程锡凯故意装蒜问着,手指却已开始抚摸艺迎的2片阴唇,还在穴口来回游移.

  他的挑逗,让身体已经开始兴奋的艺迎发出抗议:[嗯,你折磨我喔,别只在穴口绕嘛,.嗯,]

  [不然呢?妳想怎样啊,蕩妇?]

  [你知道的嘛!]

  [不知道啊,我要你告诉我啊!]程锡凯挑逗着艺迎要她自己说出淫蕩的字眼.

  [人家,就是,就是要你插进我的小穴里嘛!]艺迎嗔吟着.

  [小穴?什幺是小穴啊?]程锡凯部满足地问着.

  [唉呀,你知道的嘛,嗯,就是要人家说出来]已经开始流淫水的艺迎手往后伸握住程锡凯的阳具:[快,.嗯,用你的懒鸟插我的鸡叭啦!]

  [蕩妇受不了,发骚了喔!]

  程锡凯得了便宜还卖乖,硬是让艺迎自己说出淫秽的字眼,他才边淫笑边把阳具从后插进艺迎的小穴里.

  [喔,喔,程锡凯,就是这样肏我,嗯,]

  [爽了喔!]

  程锡凯猛烈地一下用力过一下撞着艺迎的臀部,享受阳具与小穴肉壁摩擦的快感,双手还不忘玩弄艺迎的奶子攥住尖挺的乳尖!小小的空间里回荡淫水被撞击扑兹扑兹的声音!

  [嗯,程锡凯,再用力一点肏我,喔,我要你用力肏我的鸡叭!]

  艺迎自动把臀部往后翘之外还扭腰好让程锡凯的阳具可以插到最深!兴奋的小穴里肉壁不但滚烫还紧紧吸住程锡凯的阳具,让程锡凯在亢奋的情况下就直接将精液射在艺迎小穴里!

  [喔,妳这蕩妇,]程锡凯穿上裤子还不忘用力拍打艺迎的粉臀发出啪啪的声音,他没等艺迎将衣服穿好就将锁开启,没料到他还没将厕所的门完全打开外头就有人将他拖出去硬生生挤进厕所–艺迎虽然吓了一跳,可是看清来者之后,反而攀住对方的脖子,眼露娇媚的眼神说道:[汪明正,你也想打一炮喔!]

  [还说呢,今天让程锡凯抢了头香,妳要替我好好消消火!]

  [是喔!]

  艺迎温驯地蹲下去把汪明正的家伙从裤裆里解放,她把已经开始冲血的阳具含进嘴里慢慢地用舌头按摩它,感觉到它完全勃起后再开始作活塞运动,艺迎一会儿舔汪明正的卵袋,一会儿舔着龟头和马眼–她纯熟的技巧让汪明正感觉到所有的快感在下体引爆,他压住艺迎的后脑梢好让她把自己的阳具完全含进嘴里,汪明正喜欢龟头摩擦喉头的触感!

  [喔艺迎,妳的舌头真厉害,喔,我的懒鸟好爽喔,乖,再吸用力一点!]汪明正忘情喊着.

  终于在艺迎不断吹吸之下,汪明正将精液射爆艺迎嘴里,看着艺迎的嘴角流着自己的精液,汪明正拍拍她的脸颊说:[骚货,待会儿天亮前我再好好干妳,先出去上班!]

  谁知当他转过身要推开门时才发现,门–是开的!,原来他刚才性急没把门关上就让艺迎先替自己吹喇吧,偏偏程锡凯也没替他们阖上!而此刻外头竟站着3个男人一脸淫意:[少年耶,不错喔,被吹得很爽喔!]

  [痾,]汪明正一时吓得说不出话来.

  衣不蔽体的艺迎反而比他冷静多了,甚至还面带笑意眼露春意对着陌生人说:[几位大哥羡慕吗?有什幺好羡慕的,你们也可以进来爽一下啊!]

  大伙还来不及反应,艺迎竟然一把将汪明正推出去,让3个男人挤进厕所里然后把门锁上–[几位大哥想怎幺玩呢?]艺迎搓着自己的奶子妖艳地问着.

  3个男人没回答她,只是很有默契的有人开始把玩她的双乳,有人蹲下去开始吸允她的阴穴,有人拉住她的手替自己的阳具抽动.

  同时被3个男人挑逗的艺迎满足呻吟着:[嗯,我就是喜欢这样,嗯,对,捏我的奶子,喔,用咬的也可以,嗯,舔我的鸡叭,喔,把我的淫水都吸出来,.嗯,]

  3个男人被她淫蕩的模样搞得个个亢奋不已阳具都昂然高望,其中一个动手把艺迎上半身往前面压让屁股明显翘起来,阴户顿时一览无遗–鲜豔欲滴的2片阴唇,一缩一张的小穴,穴口还涔涔流着艺迎的淫水混合程锡凯的精液的混浊液体!

  [这贱货刚刚有被干过了,还这幺浪,让我们好好帮她止痒吧!]

  于是,一根阳具狠狠插进艺迎小穴里抽送,惹得艺迎吟叫连连:[喔,好爽喔,成熟男人比较有技巧呢,一插就差进人家最痒的地方,喔,]

  [他妈的,看起来这幺清纯,原来都是假的,干,今天一定要干烂你的鸡叭,淫贱货,]男人边说大力拍打艺迎的粉臀!

  另一个阳具粗鲁地塞进佩筛嘴里,还按着她的后脑稍拚命抽送:[喔,真厉害,小贱货这幺会吸,喔,舌头还真会舔,}

  一个小小间厕所里,不断发出淫交扑资扑资的声响,伴着艺迎喉咙发出的呻吟,越来越浓的腥味艺迎感觉自己的淫穴一直被肏着,亢奋地主动摇洞粉臀,嘴里的阳具一根爆射另一根就塞进来,把她肏得爽到2腿都软了!原本嫩白的双乳也被掐到透着玫瑰红3个男人在艺迎嘴里,阴穴都射报后,才满足地穿上裤子:[假清纯,原来是贱货一个,小妹妹,改天大哥再来干你的贱鸡叭喔..]

  [等你喔,]艺迎面泛淫蕩,擦擦下体的精液,一脸无事地走出去等下班

【完】